共享单车这门“生意”将走到哪里

和讯网

2018-06-25

第三项:赠送报告大礼包订购任一款报告产品(或个性化项目服务),均可获赠中研普华《每周投资导报》全年52期,每周1期投资热点分析报告,免费订阅推送。再加300元,可获赠以上礼品及最新版《》再加400元,可获赠以上礼品及最新版《》再加500元,可获赠以上礼品及最新版《》第四项:中研网电子商务VIP帐号中研网“”作为中研网的B2B业务的核心产品,推出就为中小企业建立起了以垂直行业为特色的全方位网上诚信贸易平台。

  共享单车这门“生意”将走到哪里对此,新飞还确立了三年冲击行业第三的战略目标。“守旧”的企业有没有生存空间在市场竞争如此激烈的时候,新飞“三年冲击行业第三”的底气何来中怡康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冰箱市场零售量同比下滑%,零售额下滑%。而进入2016年,冰箱市场的整体状况并未好转。面对不容乐观的市场行情,海尔、西门子、美的、三星已先后走上了重新定义冰箱之路。此前在“2016中国冰箱行业高峰论坛”上,“智能化”、“硬件免费”、“厨房经济”成为关键词引发了各种讨论,中国协会副理事长王雷也认为“互联网、人工技术、创新等最精彩的元素给我们的未来带来无限的可能,给冰箱行业转型升级结构调整带来巨大的生长空间,机会在于变革与创新。

  在加入微创之后,王晔也因其出色的管理业绩于2003年12月由首席运营官晋升为总裁,并分别荣获2002年中国经济贡献年度新闻人物称号,2003年、2004年上海市科技创业领军人物称号,2004年上海IT青年十大新锐称号及2005中国软件出口软件外包成就人物等称号。快速导航

  原标题:不断的烧钱和融资共享单车这门生意将走到哪里  共享单车这门生意被骑到哪?  从美团并购摩拜到近期ofo黄了的舆论风波,再到滴滴复活小蓝车、哈罗单车不断融资前进,共享单车的创业故事即将走向终点。   但回顾此前两年的行业发展历程,围绕共享单车的话题是不断的烧钱和融资。 如股市一般,散户纷纷倒闭、退场,留下一地废品。 主力们不断注资、划分势力范围,引导着行业走向。 在整个资本漩涡中,新经济、新行业和创业明星们无一幸免。

看着眼前共享单车这个年轻生意,我们不禁疑问,它将走到哪里?  想说赚钱不容易  共享单车是一桩好生意吗?到目前看来,答案不尽如人意。   两年前,共享单车正式上路,在带起一批创业公司的同时也将所谓的共享经济带进大众视野。 套上共享二字就好像走上风口,一时间似乎什么东西都能被共享了。

不少人也质疑,这真的是一种共享经济吗?  通常意义上的共享经济指转移物品暂时使用权以获得一定报酬的经济模式,目的在于整合并利用闲置资源,过程中出现的第三方企业充当中介平台。

以目前各共享单车企业将自行车划归为企业动产的模式,相比共享经济,本质更像一种租车服务,有关部门的规范文件中也多次出现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的命名。   从盈利模式上,共享单车行业也仍然没有找到持续、稳定的途径。 在明确租车服务的本质后,共享单车企业的主要收入来源可以确定为租金,也就是单次骑行产生的费用。

而自行车、电子锁等硬件均是企业资产,大批的车辆投放和运营维护使得成本居高不下,寻求多渠道收入是必然选择。

  首先自然是广告。 第一类是自信车车身、APP开屏等位置的广告招商。

其投放逻辑在于共享单车每天上千万次的打开、使用频率带来的传播效应。

但因部分城市明令禁止车辆设置商业广告而举步维艰。

如去年9月,在北京市出台的《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试行)》中就明确提到这一点。 第二类广告投放可能在于骑行路线中的定位商家推荐,比如根据出行积累下的数据为用户推荐周边餐饮、购物等服务,这一点在ofo官网上也有所体现,基于LBS投放实现引流到店,官网定价为1000元起投。

  另一种途径是通过与景区、园区等封闭环境合作进行单车投放。

哈罗单车相关负责人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目前已在200多个景区实现合作投放。

景区业务目前是哈罗单车实现盈利的重要业务之一,也一直是企业深入布局的重要细分市场,在深化产品垂直竞争力上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在景区的选择上,只要场地适合骑行游玩,均在其景区业务的合作范畴内。

同时负责人还表示,会与各地景区采取共赢单车模式,景区也参与盈利分成。

目前景区业务已实现盈利。

  终究是资本的游戏  共享单车是一桩好生意吗?对互联网巨头们来说,或许值得考虑。

  回顾此前的两年,理想中的共享单车行业发展应该是这样的:通过前期不计成本的投放、宣传和发放补贴,增加用户对这一出行方式的认知以抢占市场份额,活到最后的企业合并成为寡头实现盈利。 类似的戏码也上演过很多次,只不过这次,投资人未能如愿。

  彩虹大战中陆续倒下的共享单车创业者是行业发展的第一批牺牲者,原因无非是融资不到位、资金链断裂,被迫退出。 ofo与摩拜是暂时的胜利者,因为运营时间够长、背后资本支持足够充足。 即便被传多次,但最终双方并未合并,行业竞争远未结束。   今年4月,摩拜被美团全资并购,二者将在出行与消费场景形成联动,但出售价相比过去最高估值已大大缩水。

另一边,近期ofo遭遇轮番舆论轰炸,先是被爆大批裁员,后有媒体称其押金余额不足。

虽已公关澄清,但处境确实艰难。   今年3月,ofo通过动产抵押获得来自阿里系旗下公司近18亿借款。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在此次交易中,ofo通过上海奥佛合盛网络科技公司将位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城市共计约万辆共享自行车抵押给上海云鑫创业投资公司,债权数额5亿元。 随后又将浮动数量的共享自行车抵押给浙江天猫技术公司,两次动产抵押登记中被担保债权数额合计亿元。 其中,第一笔交易的债务期限为今年6月7日。

如未能如约履行债务行为,阿里或将获得ofo在北上广深四地超过440万辆的共享自行车资产。

  以上两家创业公司的背后,分别站着腾讯、美团与阿里系,共享单车行业的走向也早已是巨头和资本的力量角逐。 此外,与今年年初复活的小蓝单车披上了滴滴的标识,并在各地铁站开始了扫码送骑行券的推广活动,并雇有兼职者进行宣传。

当被问起共享单车的选择时,不少正在扫码开锁的小蓝车用户表示,就骑一段路,有什么车就扫什么吧,而且现在也不用专门下APP,微信就能搞定了,很方便。

  在丰富平台生态和支付工具使用上,互联网巨头们从不吝啬资本。   免押金和市场下沉是必然  共享单车是一桩好生意吗?可能是,但入场券不多了。

  此前,押金的难退还和被挪用让共享单车走进了免押金时代。

无论是从二三线城市布局并向一线城市尝试进击的哈罗,还是在近期大力进行线下地推的滴滴小蓝车,都以免押金骑行作为宣传重点。 头部企业摩拜与ofo也有尝试,但过程并不顺利。

  去年3月,ofo与芝麻信用合作尝试免押金骑行,据其官网透露,实行一年间累计免押金近3000万人,节省押金超40亿。 但自6月起,ofo取消了包括武汉、石家庄、长沙等25个城市的免押金计划。

目前仅有上海、杭州、广州、深圳和厦门继续采用信用免押金模式。 而摩拜单车在近期宣布,免押金将从最初5月开始的合肥、杭州等城市,扩大至扬州、绍兴等百座城市,二三线城市成为核心。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1月,摩拜就曾尝试与腾讯信用分合作,在信用分达到一定额度后用户可免押金骑行,但因腾讯信用分功能的下线,这项计划也随之暂停。   免押金已是大势所趋,而资本面对即将饱和的共享单车市场,想进入也是有心无力。 被阿里重点扶持、日骑行订单量翻倍,哈罗的追击被业内人士看做战略上的成功。

避开一线市场的投放竞争,从二三线开始布局,哈罗方面表示,三四线城市也将是未来渗透选择,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我们也有所布局,像深圳开始实行动态监管,对共享单车企业打分来达到优胜劣汰,这个将是来自一线市场的机会。

  除了免押金与二三线城市下沉,各地共享单车市场也已经接近饱和,废旧车辆遭到清退,同时新的投放资格也越来越难获得。

如杭州今年开始对共享单车实行总量控制,计划由77万辆减少至50万辆。

此外,摩拜与ofo也在近期于深圳分别回收了4万与辆废旧车辆,共享单车市场容量已经触顶。   单车们在跑着,跑不动了就如那些废旧车辆被清退出场,而跑得快的看到终点了吗?(记者张晓莉张羽)。